首页

仙侠修真

莫醉世间酒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醉世间酒: 5.人都去哪儿了!(1/2)

    “竹大人。”

    宋野阔没有拱手施礼,而是微微抬脚往地上一踩,那折扇便与几块碎木腾空而起,再用脚轻轻一勾,眨眼功夫,折扇便稳稳当当地落回了他的手里。“噗”地一声,宋野阔展开折扇,在胸前不紧不慢地轻摇几下。扇面卷起的风吹得他那一头束得整整齐齐的长发飞扬起来,裹挟着鸦青色的发带在空中飘摇,似是仙人下凡。而他的玉面上,正笑魇如花。

    “竹大人,久仰久仰。”

    竹道贤被这出场方式给逗乐了这年头就连做贼的也要虚张几分声势吗他忍住快要涌上来的笑意道:“难不成阁下是哪个花楼里的舞伎吗出场时还要造这些气氛到头来不还是个贼”

    “贼贼分三等:盗所能盗,下等;盗所不能盗,中等;盗亦有道,上等。不知竹大人说我是贼,所指的是何等。若是上等,在下三生有幸,若是中下两等,可就恕我不能苟同了。”

    “你们认识”蓝小墨看着斗鸡似的俩人,莫名其妙。

    “不敢说认识,只是在酒馆里打过照面。而后我的行李就不见了,随之不见的还有我的官凭路引以及我的二十两碎银。”

    竹道贤抱起双臂环在胸前,一脸嘲讽。

    宋野阔也不甘示弱,戏谑道:“和竹大人打过照面的人多了,难不成这天下人人都是贼”

    “那天我在酒馆里吃酒,烂醉之中隐约想起要去结账,结果被一人撞到,随后我肩上一轻,等我清醒时身上的行李已经不见了。我隐约记得那人头系天青色发带,手持白色桃花扇,那人就是你吧。”竹道贤占着自己身高的优势略微俯视对面那翩翩窃贼的双眼,用的是自己平时堂审犯人的眼神。

    “竹大人莫要瞎说啦,我一直戴的都是鸦青色发带,何来天青色之说可能竹大人这清官是做太久了,连泼脏水都如此的没有水平。”宋野阔倒是挺轻松,笑意更盛,阴阳怪气的腔调拿捏的很有几分欠揍。

    “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就让我把这颗玉珠子物归原位吧。”竹道贤从腰间解下一个布袋,布袋里“哗啦”作响,结果倒出来就只有五枚铜钱和一颗极小的白玉珠。

    竹道贤不慌不忙,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道亮光:“那天我被阁下撞到,站立不稳,便抓住阁下的发带借力,结果力没借到,反而是从阁下的发带上捋下来一颗白玉珠。如果阁下还不服气,就请阁下将发带取下,我们来比对比对。”

    “宋野阔”蓝小墨一声怒斥,整个正堂里的烛火都扑闪了几下,三人的面容被跳动的烛光照得明明灭灭。

    竹道贤突然觉得这个盟主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盟主姐姐,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去生我的气呢”宋野阔扇子一合,嘴巴一嘟,立马换上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就连说话的腔调也变得娇滴滴的,让人忍不住想揉揉他的脑袋。

    好家伙,这人比我还会装

    所以说,我这是遇见对手了啊

    “你身为江南五湖两省的总舵主,怎么能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云天盟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快把竹大人的东西还给人家”蓝小墨虽然还发着脾气,语气却软了下来。

    这么好糊弄这盟主也太宠着下属了

    “盟主姐姐,人家也是为你好嘛。您看,我们如果借此机会与他立下协议,让他签字画押,岂不妙哉。通匪乃是重罪,更别说他是朝廷的官员。到时我们手中握有他通匪的把柄,还有什么是我们不能让他做的”

    蓝小墨转念一想,此话甚为有理。

    嘿嘿看来名满天下的竹道贤竹大人就要为我云天盟所用了。

    “竹大人要不再进来坐坐”蓝小墨满脸的阴笑,一对走势平缓柳眉轻轻扬起,一双杏仁眼被鼓起的卧蚕和笑肌挤成了一个阴险的半圆,梅子色的红唇微微咧开一条缝,露出来一排森白的牙齿。

    “坐坐刚才不都说了吗当然”

    折腾了大半夜,总算到了驿馆里。竹道贤瘫倒在床上,却一夜无眠。

    睡不着,他脑子里就开始回想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觉得自己应是不小心冲撞了哪位神仙,才会倒霉如此原以为官凭路引被盗是王韫余党所为,自己来到北都后应是有把握追回的,没想到盗走它们的竟是一群悍匪这下可好,还被迫签了个“合作协议”,等他们有事找上门来时,自己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这一路上见到了很多来自河阴孟山两省的灾民,至少又给自己找了点儿事做。想到这里,竹道贤暗淡的眸子里似又有了光。

    当时他激怒守城官兵故意进到那巡防营的大牢之中,就是因为听说有灾民一路朝北都赶去,不知道要做什么。当时他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北都一向戒备森严,不允许外地流民进入,可那些前往北都的流民似乎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内情。现在看来,他们确实是在办一件几乎没有希望的事,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样做,一定是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