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去登基了宋莺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去登基了宋莺时: 暴殄天物(1/2)

    好好的小桥流水景致,被破坏的像遭到了土匪洗劫,各色名贵花种被连根拔起,草皮裸露,土壤外翻。

    两个黑衣人正趴在地上哼哧哼哧地拔草。

    想不到,在府衙重地,还有人胆敢造次。

    公输凭快走几步,想去制止这辣手摧花的大胆狂徒,脚刚踩上松软土壤,那人就听到声响转过头。

    刚刚身着亲王蟒袍一脸严肃为他授任书的某位王爷,这会儿穿着布衣常服,衣袖卷起,眯着眼笑:“公输兄,怎样,还习惯吗”

    公输凭怔怔摇头。

    他头一次见这样的皇亲国戚,这样的大官读书人大都眼高于顶,最鄙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庄稼汉。平日见着,都要掩住鼻子绕道而行。

    堂堂一个王爷,竟然甘心和泥腿子为伍。

    他一手抓着小铲,一手捏着几把绿油油的惠兰,手上不能避免的粘上泥土,鬓角也不知何时蹭了一道泥印,就连最耐脏的黑衣服也被穿得皱巴巴。

    还热情的招呼公输凭来看他的菜地。

    十分的落拓不羁。

    没有半点不自在。

    “我准备在这里开辟一块新菜地,把这些野草扒完就开始耕种,专门用来种花生。花生,油炸花生,醋花生,酥脆花生,还有香喷喷的原榨花生油。”

    公输凭咋舌:“野草”

    重新定义野草,这分明是兰花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一旁捂着脸连连唉声叹气的李嘉终于忍不住开口:“是兰花,兰花你闻闻,多香,野草有这香味儿吗”

    宋莺时看看手边细长的枝叶,嘴硬道:“香吗”

    “再香也没有花生香啊”

    她是打定主意要把整片后花园掀个底朝天,甭管是牡丹还是兰草,就是天山雪莲也照扒不误。

    对上李嘉暴殄天物的痛惜眼神,莺时一脸不能理解,道:“这玩意儿又不能当饭吃,每天占着最肥沃的地,浇水施肥,仔细侍候,怎么着,还不是连个果子都接不了。”

    “一点价值都没有,还不如腾出位置。”

    “你是王爷,你说了算。”

    李嘉满脸郁卒,低头假装薅着草,再看一眼无辜殒命的兰花草。兰花,花中君子,代表着典雅高洁,内敛风华。可惜,遇到这么个辣手摧花的粗鲁狠人。

    他暗暗腹诽:典型的农人心态,成天就惦记个吃,半点都不知道读书人托物言志清高追求。

    莺时可不管他那多愁善感的敏感情思,继续耿直说道:“这么好的地,就适合种花生,你去把咱府衙的衙役们都叫上。”

    “大家忙公务坐了一整天了,想必身心疲惫,不如都来干干农活,疏通疏通筋骨,也算锻炼身体。”

    于是,一众高坐庙堂的官老爷都走上田间地头,撸起袖子哼哧哼哧地埋头薅草,留下一排威武雄壮的敦实背影。

    厨房的李师傅也过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嗓门隔着一片湖都听得清:“王爷王爷,公输主事头一次来咱们这儿,咱们要不要给新来的工部主事准备接风宴啊也让他尝尝咱们府衙的拿手好菜,感受感受咱府衙的热情。”

    一听这话,莺时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这个土豆十级爱好者,又要强势安利他的心头宝金疙瘩了。

    “咱们今天炖个土豆牛肉,再炒个酸辣土豆丝,饭后再尝尝俺新琢磨出的椒盐土豆泥公输主事,土豆你知道吧”他撞了撞公输凭的肩,看到他一脸懵的表情后热心地指了指李嘉脚下的土豆地:“就是那片地里长的一种果子,在地里结果,你说稀奇不稀奇。”

    “一株苗可以结六七个土豆,又沙又糯,没有半点土腥味儿,特别好吃。今天俺就露一手让你尝尝味道,保你吃了一顿惦记下一顿。”

    公输凭被按头安利,吃了一口和牛肉一同炖熟的土豆块后就再也停不下来,沉迷于这种疏松软糯的口感,复合饱满的口味,连着干完了一大盆,就着面饼子,把碗底都擦得干干净净。

    锃光瓦亮跟新的一样。

    李嘉连连感叹:“好家伙”

    “好家伙,比咱衙门里犁地的驴都吃的多。”

    公输凭新官上任三把火,一心想要干大事儿,在看到目前全城内外所有人激情燃烧的种田热情后,不用人劝,从善如流地把目光放到了设计制造农机上。

    荒地广袤无垠,犁铧原始落后。

    虽然王爷把两百多头牛借给各县耕地,但是生产力还是很有限。人力畜力所不能克服的困难,通过机关奇巧,却可以大大改善。

    从开垦播种,到灌溉培育,再到最后收获每一个环节都大有可为。

    这或许就是公输家族扶摇直上的东风吧

    公输凭在衙门的板凳都没坐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